空谷抱幽踏香来

“空谷有佳人,倏然抱幽独。东风时拂之,香芬远弥馥。”当兰缓缓踏诗而来的时候,料峭的春风就被吹醒了。

兰,很早就得到了人们的喜爱,她那茂密而有序的叶子非常耐看,自茎部簇生,仰俯自如,终年常绿,还会开出素而不艳的小花。兰多生于幽谷泽畔,古人喜欢将她种在庭院内或栅栏边,“兰”字最早便是由“艸”加“阑”的“蘭”。“艸”音cǎo,义也同“草”;“阑”的本义为门前的栅栏;艸、阑两范式叠加,就成为“蘭”之范式。真乃门遮之香草、香可萦门也。东汉经学家、文字学家许慎的《说文解字》亦作如是解释:“蘭,香艸也。从艸、阑声。”后因方便书写等原因,“蘭”简化成为“兰”。

乘着微风,简简单单的兰超凡脱俗。她最吸引人的,当然是她的香,自然、纯粹、清冽,无论人前人后,始终香气如一,令人心驰神往。兰也被誉为国香。唐代书法家颜真卿以诗曰:“粲粲门子,菲菲国香。”北宋文学家黄庭坚著文称:“兰之香盖一国,则曰国香。”甚至,佩戴着兰,都能引人注目。早在大约公元前649年,一个叫燕姞的女子,就有过这样的运气。那天,她梦见自己的祖先赠予自己一株兰草,同时嘱咐道:“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媚在这儿,是喜爱的意思,魏晋时期军事家、经学家、律学家杜预注释:“媚,爱也。”佩戴一株兰,别人还会像爱兰一样地爱着佩戴者呢,现代语言学家杨伯峻这样说明:“服媚之者,佩而爱之也。”

真的有因兰而生出的喜爱吗?醒来后的燕姞依“梦”而行,她采摘新鲜、饱满的兰草,精心制成装饰品,插在发髻间、别在衣襟上、绕在手腕边。芳步轻移之时,玉手巧抬之际,丝丝缕缕的兰香也跟着轻盈舒展,多么别致啊。其时,作为春秋时期郑国君主郑文公姬踕众多小妾中的一个,燕姞平常是不被注意的。而拥有了兰香之后,燕姞竟然真的惊艳到了郑文公。不久,燕姞和郑文公生下一子,燕姞禀告了梦兰之事,郑文公便为此子取名姬兰,也被称为公子兰。

这即是记载在编年体史书《左传.宣公三年》里的“燕姞梦兰”,这个典故也是表示妇人怀孕得子的成语。美梦来临的时候,一定要相信并流连,万一就成真了呢?姬兰更是争气,让“梦兰”得到升华。公元前628年,姬兰继任郑国国君之位,史称郑穆公。郑穆公的子孙中有人以他的名“兰”为姓氏,史称兰氏正宗,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兰氏族人都尊奉郑穆公姬兰为兰姓得姓始祖。

若隐若现的兰之清香,幽幽静静的轻荡游离。兰姓,就是香。

幽兰异质千年流芳

人和植物之间的缘分,真是奇妙的。

因为兰,世间也多了“吐气若兰”一词。美好的气息就像兰香一样呢,用“吐气若兰”来形容美女的呼吸和文辞华美,真是太恰当不过了。人们也用兰来称颂许多美好的事物。如《周易.系辞上》所说:“同心之言,其臭如兰。”臭同“嗅”,表示气味。彼此贴心贴意、相互理解的话,就是“兰言”啊。由“兰言”,还引申出意气相投的朋友“兰交”、优美的文辞“兰章”、结拜忠义兄弟时互相交换的谱帖“兰谱”、档案典籍收藏府库“兰台”等,都深含兰之醇味。

兰的蕙心芳质,来自心灵深处,低调、纯净、丰盈。“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西风寒露深林下,任是无人也自香。”(明代薛纲《题徐明德墨兰》)。除了卓越的芬芳,兰传递的还有不落凡尘的清雅和高洁,代表一种独特气质。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Theme By 优美模版

招商主管Q:783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