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苦难化作清流

2013年初秋时节,一位作家朋友说汪兆骞先生写了一部讲述民国知识分子真实面貌的作品,他已向汪老推荐我作为他的作家经纪人。

我当时并未抱多大希望。我上学时就曾在《当代》杂志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多部名家作品上见过“汪兆骞”这个名字,一位曾在名社名刊任职多年的资深编辑家怎么可能会找我这个尚未做出多大成绩的独立年轻编辑作为他的经纪人呢?

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汪老发了一条信息,表达想为他出版新作的愿望。汪老回了信息,说最近有些事,等过一阵子再联系我。

果然不出所料。我想。

几个月过去,进入了寒冬,当我早已不抱什么奢望时,收到了汪老发来的一条信息,说一个多月前女儿去世了,他去外地待了一段时间,刚回到北京。上次联系时,他正在医院陪癌症晚期的女儿做最后的治疗工作。

我深感震惊,并为老人家感到心疼。我给汪老发去一条较长的安慰短信,尽管知道那对于抚慰当事人的心灵创痛并无太大帮助。

不久,我去汪老位于马甸桥附近的独立书房拜访他。那是一位满头灰发、脸色苍白的清瘦老人,神情平静,语气和缓,却难掩隐隐的苍凉凄惶之感,那双带有血丝、略显肿胀的眼睛让人想到遭洪水漫过的堤岸:大水虽已退去,却仍残留着种种痕迹。

显然,这位老人尚未从痛失爱女的漩涡中走出来,他没有心情与外界联系打理出版方面的繁琐之事,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埋首书房。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Theme By 优美模版

招商主管Q:783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