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竹屋

山中景色,四时不同——春时草木葱茏,夏季清溪潺潺,秋天枫染霜浓,冬日晴雪微光。

竹屋,就在这山中。

沿一段石阶上行,转过几道山,再绕过流淌的小溪,隐约可见掩映在花树丛中的竹屋一角。竹屋是青砖黛瓦的几间小小房舍,它们连成一排,彼此通透,并不全由竹子建造,只有窗和门是竹制的。房顶用的是烧制成竹子模样的琉璃瓦,推拉格子门上糊着印有竹叶纹路的纸,这种纸每年都要换一次。有月亮的晚上,竹影透过门窗投进来,屋里点着昏黄的灯,竹影与灯影交相辉映,侧耳可闻风吹竹叶的沙沙声。

竹屋周围种满了植物,一片清凉之中,爬满牵牛花的菱形格竹篱笆圈出小小的庭院。庭院一角立着一尊石佛像,青苔斑驳,两盏低矮的亭子式石灯,在傍晚来临时发出昏暗的光。

庭院里有一条用石子铺成的甬路,石子是从溪水中采集来的,被水流经久冲刷,打磨得极光滑,颜色也极多:玛瑙红、豆沙绿、禇石、牙白、珍珠米、月光蓝……色彩虽丰富,却又敷着一层浅淡的基色,铺在一起并不跳眼,走在上面,甚至能感受到阳光的余温。

庭院里种了许多竹子,翠竹映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显幽静。竹屋的主人极有心,从山间引来一泓清流,水从支着竹筒的石磨汩汩流出,口渴的路人可随饮清凉的山泉,也可掬一捧水拍拍额头祛祛暑气,抑或将从山里采摘的果子用竹藤篮子盛装,借着竹筒里流出的水,镇凉了食用。

庭院里还有一处用石头砌的池塘,从山间引来的活水顺着石磨下的暗道一直流到池塘。池塘自然也是竹屋的主人挖的,用淤泥填了底,荷叶养得又肥又壮,几乎铺满了水面;几尾锦鲤时而静沉时而浮游,微风吹过,隐隐荷香,蜻蜓在阳光下扇动着金色的薄翅,竹露滴滴清响不绝……

竹屋幽静清凉,翠绿的竹叶和低垂的竹帘,足以抵挡午后的骄阳。客厅的陈设极简,竹桌上有瓶,瓶里供着几株应季鲜插,春天是杏花或桃花,夏天是鲜嫩的莲蓬,秋天是绿枝上坠着的柿子或山丁果,冬天呢?是嫩黄的蜡梅或如雪的白梅。竹桌上方挂着一对山水古意条屏,竹桌旁有两把高背竹椅,上面搭着半新不旧的手绣蜀锦坐垫,其中一把竹椅的椅背上还斜放着一柄湘妃竹的扇子,绘着蝴蝶与花卉。

书房的竹格子架上堆着一摞摞书,没有分类,摆放整齐,书架右前方临窗设了一张书案,书案上文玩齐备,并一个篆香炉,揭开看,香灰还在。书案上铺着的洒花笺,是临了一半的钟繇小楷,旁边散放着几本闲书和一枚西安绿钮子的印章,边缘依稀可见苏州姜思序堂的朱膘印泥痕,白瓷的印泥盒盖上则用淡墨绘着烟灰色的“寒鸭凫水图”。地上立着半人高的大花尊,插着几幅卷轴,想必是书画。书案左边有一个榻,供斜倚在上面读书,榻上也备有细颈圆身的小白瓷花瓶,茶具则是细瓷的,胎极薄,上面疏落地点着几朵淡色小梅花。榻上堆着多色锦缎靠垫,亦是梅兰图案,榻下放着一双锦缎的软面平底鞋,上面绣着翠竹。

卧房的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亦十分朴素。紫檀的妆镜匣,并两部书,圆墩,茶奁茶杯而已……

也许还应该到竹屋外转一转。推开吱吱作响的竹篱门,沿落英缤纷的小径上行,循着哗哗流水声,就可以找到那条小溪了。即使是冬天,那条小溪也不上冻,草色从积雪中露出绿意,透过水面就能看到游鱼。走过小溪的湍急处,来到一处宽阔平缓的水面,两岸夹树,春时在这里泛舟再惬意不过;一路欣赏两岸风光,看长着红色长长尖嘴的飞鸟惊起,扇着鹅黄色的羽翼。

竹屋的夜晚最是闲适。月亮有时是弯弯的细牙,有时是极大、极圆的一轮,竹屋的主人会把竹椅竹榻竹桌搬到庭院里,左邻右舍相约至此纳凉。月光无声倾泻,仿佛给人们披上薄银色的轻纱,又仿佛将人们照得更亮,还留下了清晰的暗黑色剪影。竹桌上的瓷碟里早已摆上桂花膏、瓜子之类的零食,慢慢呷着一杯清茶,一边赏月一边聊天,直到夜色深了,倦了,人们才纷纷散去。竹屋复归清寂,月凉如水。

下雨的时候,是极少有客来访的,竹屋的主人会点起一炷香,坐在窗前读书习字,要不就推开窗,看那如幕的雨帘。雨后的竹屋仿佛被洗过一般,竹叶在阳光的映照下更显翠绿鲜亮,池蛙也在荷叶间跳来跳去……女主人平时穿着麻制的短衫和长及脚面的裙子,短衫有几分和服模样,对襟抿起处结成盘扣,略收腰,袖子有七分长,从肩部到手腕流线渐宽。长发有时披着,天热时便用发簪绾起来。偶尔她也会穿真丝的衣裙,上面绣着雅致的几枝瘦梅,或竹叶。

冬雪来临的时候,竹屋里熏起暖炉,到处弥散着一股肉桂香,还混合了荷叶米粥的清香以及糯米糍的甜香。房梁上悬着腊肉,门前挂起红灯笼,内外多了几分世俗的暖意。庭院的竹枝覆着薄薄一层雪,没有被踩踏过的雪面上,依稀可见山雀细碎的爪印。不知是谁堆起了小雪人,两只手是两节竹子,象征性地黏几枚竹叶作头发,在阳光下,小雪人闪着晶白的光……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Theme By 优美模版

招商主管Q:783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