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千古人情

“百世即须臾只是一场春梦,万端观结局不怪千古人情”,时隔19年,这副经典对联又出现在了北京的舞台上。昨天,由上剧团演出的赖声川经典相声剧《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连演两场。这出曾经被搬上央视春晚的相声剧,以全新的演员阵容,继续在“千年茶园”的嬉笑怒骂里探讨人生百态与千古人情。

1983年,刚从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毕业归台的赖声川导演,发现原本在台湾大街小巷处处可见的传统艺术——相声突然消失,令人唏嘘。面对消失的传统文化和当时的台湾社会,赖声川和一群好友接连推出了《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这一夜,谁来说相声》《又一夜,他们说相声》《台湾怪谭》《千禧夜,我们说相声》《这一夜,Women说相声》《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等多部相声剧作品,不仅拯救了当年式微的传统相声,也开创了台湾现代剧场的新时代。其中《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曾于2002年在北京、上海巡回演出,金士杰、倪敏然等名角还将剧中经典片段搬上了当年央视春晚。

全剧分为上下两场,分别发生在清末1900年的北京与2000年千禧夜的上海。上半场保留了清朝“贝勒爷”和相声艺人的相声对谈,下半场则重写现代部分,将原版中打断相声演员表演的政坛人物“曾立伟”改为推销所谓测量良心的“量心”尺的“甲方爸爸”赞助商“曾亮新”,更加直指当代,针砭时弊。被赖声川导演称为“天生演喜剧”的宗俊涛,搭档有多年相声表演经历的王萌,共同饰演老北京茶楼的相声艺人“皮不笑”和“乐翻天”,两人“上台鞠躬”,一唱一和,“笑”果不俗。杨雨光与杨智斌则饰演风光不再的贝勒爷与其鞍前马后的仆人,两人一问一答,把王朝落寞、时代凋零的气韵展现得令人动容。

在“天桥”,《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上演,穿越古今,给人带来时空交会的错觉。正如赖声川所言:“在每一个深沉哀痛的年月里面,都接受过温暖的笑声。”在赖声川看来,相声是为数不多让人开怀大笑的艺术表现形式,“历史悠久,有属于中国人的独特的幽默与智慧。让观众开怀大笑不难,难的是看完之后能有思考。”《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正是用看似滑稽的形式引入严肃的话题,让人们在痛快的笑声中感悟人世的悲喜无常,同时思考千古文化传统与当下社会生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Theme By 优美模版

招商主管Q:783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