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意传承

近日,为爸妈办了一点小事情。

平日妈在身边,相互照顾习惯了。她有头晕的毛病,陪去医院检查,片子照出来,小毛病,我也就放心了。

搂了妈编理由请她跟帮忙的姨还有我一起喝奶茶吃火锅——对子女而言,父母健康当然是值得喝茶庆贺的幸事。

偶尔听妈嚷着头晕,我很心疼,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人的一些毛病挺奇怪的,跟着年纪悄无声息地就来了,来容易,请走难。外婆以前也嚷头晕,晕着晕着就牌桌上去了,妈也一样,真是母女连心,一场下来还能赢,也是怪了!

爸平日生活不在我们身边,心在,偶尔我们会腻歪一把,爱你哦。

我爸妈是那种宁愿自己苦做,也不轻易开口找我的父母。夏季,给爸在老家换了个小冰箱,才想着还应该替他添置个空调。惭愧,做子女思虑不周。下单后,叮嘱老爸千万得让人送至家中,安装好、调试好。在我这端,仅是一个电话或网上下单的事情。

父母不好意思,非要给我钱。我不收吧,怕他们难受,万一觉得不被需要了呢?!人上年纪了,得哄着。我收了,记下账,挂着,日后混在一起做投资。我心里明白,爸妈是觉着钱给到我这里,值得。

人的需要与被需要,是不一样的。对我而言,需要与被需要像土地上的耕耘与收获,轮轮回回,土地仍是那片土地,是一种可持续性的爱意。父母怎么待我们,我们怎么待后代,后代怎么延续后代,是一条龙的服务。中国人将之称为传承。有的家庭传承财富、名气,有的传承爱意。

一个傍晚,侄女牵着我的手过马路,她忽然指着天空中闪亮的一颗星,“幺幺,你看,天上的星星亮了一颗,地上就少了一个人。”我心中微颤,说不上的感动。

“你们语文课上教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了吗?”

“他是谁?”

我明白了,侄女应该是看了我写过的一篇文章,末尾借用过这段话。

史铁生是我很喜爱的一位作家。这世上难过的人事,能用通透的智慧让自身与他人获得宽慰,不是布施么?传承爱意难道不是布施的一种么?

强者与弱者之间的关系转换,就是布施的过程。在我小时候,我更需要外婆的细心照顾,外婆布施于我;外婆生病了,需要我照顾,我布施于外婆。外婆由强者转化为弱者,我由弱者成长为强者。社会中的强者富有同情心,才是推动社会往前的中坚力量。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5 Valyria

 Theme By 优美模版

招商主管Q:431173